调节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节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专访中国女足名宿孙雯墅工

发布时间:2019-11-22 15:07:35 阅读: 来源:调节阀厂家

专访中国女足名宿孙雯

顶着世界杯八强的光环,主力尽出的中国女足却在东亚杯陷入低潮,接连不敌韩国和朝鲜无缘争冠。“铿锵玫瑰”为何打蔫?东亚杯期间一直现场观赛的中国女足名宿孙雯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世界杯的高峰期后球员有起伏很正常,不需要大惊小怪,更需要的是理解。关注国家队现状之外,孙雯还从联赛、青训、大环境等方面谈了自己对中国女足未来发展的意见和愿景。

心理疲惫影响女足发挥

东亚杯两连败,中国女足给孙雯最直观的感觉就是有心无力,世界杯时隔八年重返八强不仅给女足姑娘们带来了荣誉,也让她们在身心的消耗上达到了极点。

“女足刚打完世界杯,是一个正常的心理和生理上的回落。高水平比赛心理层面的东西更需要关注,我感觉女足在东亚杯输球有很多非竞技性因素,经历了世界杯的高峰期后球员有起伏很正常。”孙雯说。

如今女足面对的疲劳期,孙雯是再熟悉不过了,“我们老女足都有这种经历,世界杯打完后身心状态是很难调整的,身体消耗到了高点总要有个回落,不是说你上场后,心里有愿望想踢好比赛,就能兴奋起来的”。

中国女足东亚杯首战1:2不敌韩国队后,外界有一种质疑声认为世界杯后女足队员们过多参加商业活动造成分心,对此孙雯并不认同。“商业活动对女足是件好事情,女足需要宣传和曝光率。作为球员来说,如何处理这些社交问题也是一个学习成长的过程,球员毕竟不能脱离社会,1999年女足世界杯后,我们也有一些兴奋和不知所措。开始可能比较幼稚,比较难把握,但你要给年轻球员时间成长,要有包容心。”

郝伟若离开会很遗憾 自己无意执教女足

谈到心理影响时,孙雯提到了主帅郝伟传言要加盟恒大对球队的军心是一种“震荡”,会给球员的心理上带来困惑。对于郝伟可能离开,孙雯表示因为两人没有坐下来深聊过,所以不能乱评价,但世界杯上确实能看出他给这支球队带来的改变和希望,因此孙雯表示,中国女足如果失去郝伟将是很遗憾的。

孙雯说:“很遗憾他(可能)要离开女足,也不了解是为什么,现在这支队伍捏合起来不容易,教练和队员之间的沟通和了解是非常重要的,认同感和信任度是需要时间建立的,再换一个教练会给军心上面带来很大变动,新教练来也需要一个重新了解每个球员的过程。”

在新主帅人选的问题上,孙雯认为首先要具备大赛经验,如果是外教,最好配一个了解中国女足的中方助教。那孙雯自己有意愿执教国家队吗?她在球员时代是中国女足的核心,当选过世界足球小姐,退役后也有执教上海女足的经历,具备女足“新掌门”的资格。

“我现在更专注技术层面的研究,执教不太可能,最多也就是幕后,不会抛头露面。”孙雯说,“可能我更适合做一些比较安静的工作,比如提供一些数据给教练组参考。国家队如果邀请我当技术顾问?很乐意,做这个角色对以前老女足的队员来说都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女足职业化是“世界难题”

女足世界杯的热潮来临前,“停摆”多年的女超联赛在今年4月重启,并获得了乐视体育“千万级别”的赞助。然而,孙雯觉得中国搞女足职业化的火候还不够。

“对于女超,大多数的老女足队员认为时机未到。从职业的角度来说,职业联赛是一个复杂的体系,需要面对很多的问题,你的产品、渠道、消费者在哪里?体系是不是能保证可持续性发展?”孙雯说。

孙雯在球员生涯时踢过国内的联赛,也在美国女足大联盟的亚特兰大撞击队效力过,退役后她也一直关注着世界各地女足职业化的进程。在孙雯看来,世界女足职业化仍处于探索期,缺乏可持续的路径,更多都是靠“大赛效应”发展。

以目前最有影响力的美国女足为例,孙雯说:“美国1999年世界杯夺冠后,(2001年)搞了世界上第一个女足职业联盟,后来就不行了(2003年因亏损严重宣布停摆),2008年奥运会拿到金牌,(2009年)又创立了女子职业足球联盟,结果也没成功(2012年初宣告终止),随后又弄了一个国家女子足球联盟(美国足协联合加拿大、墨西哥足协创办),目前还在运行中。”

“从我们踢球那个年代,国外的职业女足早就有了,但一直都不是成气候的。”孙雯说。

结合奥运会与世界杯的综合成绩来看,美国女足毫无疑问是当今女足世界的霸主。美国女足之所以能够经久不衰,得益于他们强大的人才库。对此孙雯也持同样的观点,她认为对于中国女足未来的发展来说,人才匮乏是最重要的制约因素,而解决这个问题不能只靠钱。

人才留不住不是待遇问题

孙雯说:“人才是未来中国女足发展最重要的东西,这需要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计划可以让球员安心踢球,不要因为一些变化就撤了。我们现在很多女足球员25岁就退役了,正常来说,这个年纪可能都还没想明白看明白足球。人才留不住不行。”

在很多人看来,中国女足之所以留不住人才,很重要的一点在于收入过低。可孙雯表示,女足人才匮乏不仅仅是待遇问题造成的。

孙雯说:“现在不是待遇的问题,而是身份认同感。曾有人问我你最幸福的时刻是什么,我说不是拿冠军,而是在几万人面前踢球的那一刻。那么多人在欣赏你踢球,我觉得跟钱没有关系,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些理想和信仰。大环境对一个人很重要,作为一个女足球员最希望的就是有人来看比赛。认可你、欣赏你的工作和努力,这跟钱没有关系。而且如果有足够的关注度,那么待遇自然就上来了。”

参加加拿大世界杯的中国女足平均年龄只有23.5岁,队长吴海燕甚至只有22岁。孙雯认为这样的年龄结构并不合理。她说:“这是不可思议的,从队伍的人员结构看很难出成绩。一支球队一定要由老中青三代组成,中生代是核心力量,再加上有经验的老队员和有冲劲的年轻人。”

女足复兴?远远不能这样说

时隔八年重返世界杯的舞台,中国女足取得了八强的好成绩,因此有人认为女足已经开始了复兴之路,但孙雯认为中国女足距离真正的复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进入八强有很多因素,自己的努力是肯定的,这批年轻队员有潜力,但你从绝对实力来说还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这批队员要成长,但她们是有希望的。你要有耐心,一支队伍、一个球员成长没那么简单,她们需要很多大赛的积累,同时还要胜利的积累,赢球多了就积累出信心了,”她说。

孙雯表示必须要通过校园把女足的环境变得更加健康和有吸引力,而发展校园足球需要政策支持。她说:“你比如说大学有女足,那很多家长就会考虑,有天赋的孩子就有机会了。我之前去美国,很多大学都有女子足球队。而且美国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禁止接受联邦教育资助的项目出现性别歧视,因此这些东西保障她们把女足运动搞起来了。女足运动从竞争力上肯定没办法和男足比,需要一些政策的扶持。”

足改方案是起点

今年3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炉,对于长期积贫积弱的中国足球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利好。孙雯认为足改方案是一个起点而非终点。它的过程是很漫长的,“这次改革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但如果起步做不好是很危险的”。

“一个国家搞足球不是光有钱就行,你的底蕴和文化在哪里?咱们现在硬件软件都缺,就好像你让别的国家发展乒乓球,他们教练在哪?人才在哪?如果真的弄一个类似于法国那样的十年发展计划,从竞技层面来说女足比男足更有希望,出成绩更快。男足在青少年这一代和国外的差距真的蛮大的,女足在青少年这方面和国外差距不大,因为女足的人才体系还是保留着的,不像男足一样整个走入市场化,”她说。

免费别墅设计图纸

豪华别墅设计图

两层半农村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