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节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节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发展非常规天然气应以致密砂岩气为先导-【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7:42:22 阅读: 来源:调节阀厂家

发展非常规天然气应以致密砂岩气为先导

中国页岩气网讯:我国《天然气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2015年页岩气产量要达到65亿立方米,这又把以页岩气为代表的非常规天然气推上了风口浪尖。中国科学院院士戴金星在接受中国石油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储量、产量、技术、成本以及美国的非常规发展历程来看,都应把致密砂岩气作为我国发展非常规天然气的先导。

记 者:非常规天然气将在未来天然气工业发展中处于什么地位?

戴金星:不同的国家,非常规天然气的发展情况不同,地位自然也不同。大致分为以下三种情况。第一种是以美国为代表的非常规天然气占据主导地位的国家。美国的常规天然气已经开发得差不多了,他们必然将工作重心转到非常规上面来。这里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虽在非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领域取得非凡的成就,但这并非一蹴而就。1980年,非常规天然气只占全国天然气产量2%,这些非常规天然气大部分是致密砂岩气。而到了2010年,美国非常规天然气产量达到全美天然气产量的58%,其中致密砂岩气占26%,页岩气占23%,煤层气占9%。2011年,非常规天然气产量上升至66.6%,其中页岩气占34.1%、致密砂岩气占25.2%、煤层气占7.4%。从这一系列数字可以看到,美国非常规天然气的发展是随着常规天然气的消耗殆尽,以及经30多年的不懈努力才占据现在的主导地位。

第二种是以中国为代表的近期以常规天然气为主体,同时抓紧发展非常规天然气的国家。2011年,我国常规天然气的储量占全国天然气储量58.1%,常规天然气产量占全国天然气产量69.9%。此外,我国地质条件比较复杂,至今还有相当部分常规气的储量没有被探明,可以预计在2020年以前,我国常规天然气的储量和产量仍将不断攀升,常规天然气依旧是天然气工业发展主体。当然,我们也要未雨绸缪,加大对非常规天然气的研究力度,加快发展脚步。这里我要特别指出,我国的非常规发展不应将页岩气放在第一位,应将致密砂岩气和煤层气排在发展序列之前。2011年,我国致密砂岩气储量占全国天然气储量39.5% ,煤层气2.4%,而页岩气的“家底”是多少目前很难摸清。再综合我国技术发展现状等因素,致密砂岩气应该排在非常规天然气的第一位。

第三种是以俄罗斯为代表的将长期以开发常规天然气为主的“富气国”。2011年年底,俄罗斯剩余天然气可采储量为44.6万亿立方米,是世界第一大天然气储量国,其中常规气占绝大部分。去年,俄罗斯天然气产量为6070亿立方米,按照这个数字,利用现在的储量还能继续开采73.5年。因此,对于俄罗斯来说,加快非常规天然气发展并不紧迫,毕竟开采非常规气要比常规气成本高得多,也难得多。此外,俄罗斯还有非常多常规天然气发展前景非常好的区块没有触碰,比如目前还没有被攻关成功的北极地区。

记 者:美国的“页岩气革命”激发了我国的“页岩气热”。不少人认为我国也应该优先重点发展页岩气,打开天然气发展的新局面。你如何看待我国页岩气的发展?

戴金星:我们首先要肯定,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推动和开发非常规天然气的国家,其在页岩气有效开发上的成就十分显赫。

同时,我们也应该了解这样一个事实:页岩气并不是最先在美国非常规天然气开发领域取得突破的气种。1821年,美国的东部盆地打出了第一口页岩气井,此后的192年时间里一直持续攻关。在漫长的实践过程中,致密砂岩气最先在非常规气领域取得突破。1990年,美国致密砂岩气产量约560亿立方米,占全美天然气产量11%。那时,煤层气和页岩气合起来才占全美天然气产量2%左右。2005年,美国致密页岩气的产量占全国天然气产量20%,煤层气占7%,页岩气只占4%。但最近几年,随着认识的不断深化和水平井等一系列重大措施的有效利用,页岩气取得长足发展。2011年,美国页岩气产量为2270亿立方米,占全美天然气产量34%,跃居非常规天然气的产量首位。为了发展页岩气,美国用了192年时间去钻研攻关,钻了近10万口页岩气井,投入巨资去发展,这说明美国天然气勘探开发研究和页岩气勘探开发研究坚持长时间的“冷时期”,才取得近期的“页岩气热”。

我们不能只片面地看到美国后期惹眼的成就,而漠视其前期长时间的努力与坚持,艰苦的奋斗摸索。我们在学习美国技术和经验的同时,也要学习他们页岩气开发的历史,这样才能为页岩气发展制定合理的规划部署。非常规天然气要想取得突破,必须有更深的研究、更高的技术、更好的勘探开发和更长的时间。

记 者:毫无疑问,非常规气将会是我国天然气工业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近几年,我国也在非常规天然气开发上面取得了很大进步,比如鄂尔多斯盆地的致密气开发。若想进一步发展,您认为应该怎么做?

戴金星:首先要解决认识上的问题。我们必须认识和遵循自然规律,本着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原则与自然界打交道。油气工业发展也不例外,常规油气勘探开发比非常规的容易,那么我们就先在常规领域做工作。现在要研究非常规天然气,我们要冷静地思考、比较,给各个非常规气种来个排队,然后逐一攻关和突破。目前看来,致密砂岩气的储量和产量都是最有保证的,也是相对来说最容易开采的,那么就应该把致密砂岩气作为发展非常规天然气的先导,煤层气、页岩气、水合物气依次往后排。

其次要做好资源评价工作。我们现在非常规气的“家底”是多少,没人能断言。页岩气发展在“火热”的同时也争议不断,究其核心原因就是资源量不明,也就没有做出断言的勇气与底气。资源评价的工作量很大,也很难,但是我们必须重视。只有弄清了自己的“家底”是多少,非常规天然气这颗大树才有了根,才能茁壮成长。

再次要解决好技术与成本的问题。目前我国在非常规开发技术上与美国还有很大差距,成本也高出很多。打一口同样深度的非常规气井,美国只需要2000多万元人民币,我国却要花至少3倍的价钱。如果成本问题解决不了,非常规气没法走效益开发之路,其发展前景也会因此受影响。

最后要加强基础研究和非常规人才培养。美国之所以能把非常规天然气开发工作做得那么好,与其对非常规天然气基础研究的长期坚持与积累密不可分。在这期间,他们培养出了大量致力于非常规天然气发展的人才,共同推动了非常规气的大发展。

涓涓细流,汇成江河。基础研究看似轻微,实则是决定非常规气发展质量的成败。目前,我国还没有设立专门的非常规气学科、高水平的院所和人才去从事这项事业。美国已有的基础研究资料固然值得学习,但毕竟中美两国的地质条件不太一样。美国以海相为主,我国以陆相为主,以海相的基础理论去指导陆相的实践显然是不合适的。因此,我们国家应该有专门的学科、专业的团队、专心的人才,根据我国具体的地质情况去研究摸清非常规气的规律,攻克难题,探索适合中国的非常规勘探开发实践道路。

非常规天然气是我国未来天然气工业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什么时候这个方向能成为主体,与研究程度、投入大小和工作量多少息息相关,需要我们自己去争取。(戴金星是我国煤成气理论的先驱和奠基人,我国天然气地质科学的主要带头人,被称为“中国天然气之父”。)

连云港工作服订制职业装订制

威海定做工作服

鞍山订制西服

黄冈订制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