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节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节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阴人算帐

发布时间:2019-04-16 15:38:03 阅读: 来源:调节阀厂家

玉楼镇本来是一个久不经传的偏僻小镇,虽然这里山明水秀鸟语花香,但是地处山区,交通不便利,所以略显封闭且贫困落后。但是最近几年,发展势头却十分的迅猛,有不少地方都得到开发改建,焕然一新。

一个偏僻小镇能有这样的变化,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镇长周立伟。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这一切都得归功于他领导有方、善于疏通打点。

这天夜里,周立伟刚刚从饭局下来,喝得醉昏昏站都站不稳,却还挣扎着一个人骑自行车回家。还好,他家离得不是太远。

一个人在寂静的黑魅魅的路上骑车,周立伟不由得想自己仕途上一直孤军奋战,从基层小干部,一步步做到一镇之长手握大权,这多么不容易。如今,官场上那一套厚黑学已经给他摆弄得十分纯熟,他已经是羽翼丰满,爪牙锋利,靠山众多,一呼百应。势力之大人脉之广,简直是紫气舒其左、赤气护其右,在整个玉楼镇,没有别个可以跟他周立伟抗衡。

他醉眼迷离的来到一片刚刚建好的豪华洋房小区外面。

望着这一片豪华住宅,他感到极度的满足,觉得自己已经站在人生的最高峰,因为,这片小区原来只是一个小山坡,除了山脚几块田地,大部分都是坟地。他从当地农民的手中,以超低的价钱强行收购,再高价卖给地产发展商,从中大赚一批,改变农村落后面貌的同时也填满了他自己的腰包。

一万元一亩的价钱,无异于抢掠,很多农民都不愿意卖地,于是周立伟煽动执法人员软硬兼施、连哄带吓,甚至暴力殴打,老实巴交的农民终于就范了。

逼迁的当日,他指使几个牛高马大的执法人员驱赶农民,不由分说开着推土机,轰隆隆的就把小山坡还有上面的坟头全部夷为平地,不管家属们怎么哭喊抗议——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亲人的金瓮,被推土机碾得粉碎。有不少金瓮被粗暴地敲破了,里面露出几根人体上下肢骨胳,灰白色的,在阳光照射下十分扎眼。

周立伟却完全不理会,阴人有没有地方居住,跟他一个大活人没有关系。

这块地皮卖给了开发商,他们的工作效率非同一般,没多久,一栋栋二十多层高的豪华洋房已经建好,附近还配有超市、中小学、游泳场、健身苑……每天都有大批的地产经纪带着三三两两的客户来看楼,真是客似云来,热闹非凡。销售额不用说,屡创新高。当然,这里面少不了周立伟的功劳,凭籍着官场上的人脉,他也剩机捞到不少油水。

……

走着走着,一阵阵凛冽的寒风刮过,周立伟打了个颤,怎么突然起这么大风?同时,脑袋象是被火烧一样,昏昏沉沉,并且痛得快要炸开来。咬着牙走了几十米,不行,真的受不了,得找个地方躺下来,躲过这阵寒风再接着走。

但是,该上哪儿去?这片小区新近开发,最早的一批业主还没有入住,偌大的小区白天都空荡荡的,晚上更是不见人影。

想了想,周立伟决定到前面几百米远的防空洞里先歇一歇。本来,那个小山坡也在改建的计划之中,但是山坡下面是二战时期留下的防空洞,坚固异常,要拆除的话大费周章,况且上头也有过指示,暂时不要动,所以暂时没有拆除。

周立伟于是醉眼迷离的蹬着自行车,来到防空洞入口。

这时候,他有点后悔,因为这里白天往里面看都是黑洞洞的没个人影,除了一些小学生偶尔来玩耍,那基本上没人。晚上更是漆黑一团十分碜人。但是,被冷风一吹,脑袋剧痛还发烫,真的熬不住了,不进去躲一躲,他恐怕自己会倒在路上。于是,硬着头皮推车过去。

正准备掏出手机照明,他却意外地发现,防空洞内居然有灯光,有人在里面。到底什么人?晚上在这里干什么?他大是好奇。

他把车子停靠在洞外,走了进去,呀,里面竟然有好多人,男女老少大概有十多个,正围绕一盏煤气灯坐着,看见他进来,都不作声看着他。奇怪的是,这些人的衣着看上去很古旧,简直就是民国那时候的粗布对襟衣服和布鞋。

而且,这些人脸孔十分陌生,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这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时候来到这镇上?大半夜的聚集在这里干什么?自己身为镇上父母官,竟然毫不知情。

于是,周立伟忍住头痛,问,你们是什么人?半夜里在这干什么?

人们看了他许久而不做声。真奇怪,这么大的一群人,竟然是静悄悄的没什么声息。半晌,其中一位老伯才说,我们的房子被砸烂了,没地方住,才住到这里来。

周立伟很是摸不着头脑,问:“这怎么回事?谁砸烂你们的房子?你们是哪个村子的?”

“砸我们房子的人就是你。我们原来在淮陇坡住得好好的,几十年了,都没有人来打扰。是你,为了把地皮卖给开发商,硬把我们的地收走,砸烂了我们的房子,让我们无家可归。”

这时,人人都看着周立伟,一边将他围拢一边说道:“还我们房子!”

周立伟勃然大怒:“笑话!你们没房子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没本事供房,睡帐蓬去吧!”

周立伟又道:“你说你一直住在淮陇坡,也是扯淡!淮陇坡那怎么会有人住?几十年来一直是乱坟岗……”话刚一出口,他浑身一震,酒吓醒了一大半。

住在乱坟岗,那这群人岂不是……

再看看这些人,自己从来没见过他们,一个个穿着民国时期的旧式粗布衣布鞋,脸无表情,脸苍白得没有一点点血色,明明就是一个个死人。

他们都看着周立伟,慢慢围住了他,越靠越近:“还我们房子!”

“走开!你们别过来!别过来!”

……

第二天,居民们发现周镇长的尸体躺在防空洞外,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血淋淋的十分难看。有的老者看见了,心知这叫做报应——原本在这里居住得好好的“居民”被惊扰了,房子被碾碎了,当然得找镇长算帐。

大伙东拼西凑,请和尚做了场法事,这事才算完。

【新书火热精品】:

无极剑圣:《英雄联盟之最强剑神》

午夜十二点:《死亡直播》

恐怖的电梯:《电梯诡事》

鬼的代理人:《冥界侦探事务所》

统领阴阳:《阴阳帝王》

建筑工作服

万达工作服

工作服围裙

夹克工作服定做

北京工作服服装厂

定做工作服的厂家

防烫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