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节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节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梁平发现大量阴沉木传闻村民盗挖卖几十万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55:09 阅读: 来源:调节阀厂家

梁平发现大量阴沉木 传闻村民盗挖卖几十万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那些福建、广东来买乌木的,都是带着打捆钞票来的……如果没人管,我们也不打工了,回家捞乌木去!”

给我们来电的小蒋,20来岁,在主城打工,老家梁平县碧山镇新元村,村里有条小河叫锣岭滩。

今秋,有人开着铲车、带着氧气瓶到河里打捞阴沉木的消息不胫而走。

平静的小山村,犹如被搅动的河流,顿起波澜。

读者来电

“我们村许多人

在打捞阴沉木”

梁平县新元村,距离主城200多公里,与四川接壤。

村子不富,小蒋和年轻人在主城打工。

几天前,听进城的伙伴们说,村里有一批人,一直在河里面打捞阴沉木,赚了大钱。

“他们白天不弄,晚上偷偷摸摸打捞,有人开着铲车,还有人专门买了皮艇和吊车。”小蒋说。

“为打捞阴沉木,村里还有人买了氧气瓶。经常有许多外地人开着卡车,带着大捆现金,来村里购买木头。”

兄弟俩向地方政府反映过此事,政府也不许村民私挖,但还是有人在偷挖。“我们想反映一下,别人挖个木头,就能轻松卖几十万,我们在外辛苦打工,一年才赚几个钱。如果没人管,我们也不打工,回去打捞阴沉木了。”表弟俩说,他们对此有些气愤、不平衡,还有些失落。

河里经常捞起木头

“烧火时不见明火,

闻起来很香”

9日下午,一路打听,我们辗转找到了锣岭滩。

锣岭滩,是条省界河,在梁平县碧山镇时由3条小河汇合,流经重庆梁平、四川大竹县,在四川达州境内汇入嘉陵江。

流经新元村时,宽十多米,最深处达五六米。河两岸,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沿河两岸散落着零星的民居。

河畔的水显得乌黑,流在起伏不平的山石和坝子上,传出激荡的水声。沿河打望,只看到几人拿着鱼竿鱼网,在河边转悠。

按照小蒋的说法,让人动心的阴沉木就应长眠于此。

新元村一组的曾女士居就住在河边,在河坝里晒玉米秆。得知我们打听阴沉木,她指着横躺在河边的一截看着有些腐朽的木头,“烂都烂了,你们要不要?”

曾女士说,以前,有人经常在河面上捞起木头,不过不知道木头有什么价值,拿来当柴烧。“那木头跟别的不一样,你把它晒干了,烧柴的时候,看不见明火,还能闻到一股香味,最后留下的灰烬,都是红色的。”

“猪圈里有2根,你看值多少钱?”

曾女士说,她没有听说谁打捞阴沉木赚了几十万大钱,倒是捞起来当柴烧了。

她以为我们是从福建来收购阴沉木的, “我家里还有,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

进屋,穿过弄堂,曾女士用手电在黑黢黢的房间里往上照着:“这也是我们从河里捞起来的,你们看,能值多少钱?”

屋里传出猪的哼哼声,看到了被蜘蛛网层层缠绕的木头,长约1米,海碗般粗,镶嵌在猪圈顶棚。

“河里捞起来3根,用来盖了猪圈,其中1根后来当柴火烧了,另外两根不好取,就没烧成,一直在猪圈里。”说起这些木头的价值,曾女士反应平淡,“都是烧柴的,以前不晓得还值钱,如果真是好的阴沉木,早就被收走了。”

此前丢弃河边的转眼被邻居拿到屋里了

等我们再转身寻找之前被丢弃在河边的近2米长的木头时,发现已经躺在了曾女士的邻居蒋先生家了。

蒋先生说,以前这些木头都沉在河底,上面有泥沙覆盖,后来有人在河里挖沙,木头才取了出来。

“以前那么多人当柴烧,现在咋突然变成香饽饽了?”蒋先生说,看到木头燃烧时有香味,有人让他拿到药材市场去化验,看是不是沉香,但他没去。

村民家有橡皮艇、橡胶轮胎

当事人承认花一千元去河里捞木头

所有传闻,都指向了孟安祥家。

这是一个二层农家小院,孤零零的立在正在修建的高速公路旁边。路边,堆了一堆煤炭。离煤炭不远,一截约两米长的黑色木头,横在路口。

孟家,距离河边四五百米。路两旁是水稻田,田埂铺了青石板。

院子中央,摆放着两段木头,与路边那根质地一样,呈紫黑色。木头旁,散落着形状不一的木块。墙角有一个橡胶轮胎。

60岁的孟安祥,头发花白,走路精神,声音爽朗,他直截了当地说,“木头是从河里捞起来的。”

屋里,有个竖起来的橡皮艇。不过,老孟说,这是儿子花几百元买来捕鱼的。

老孟带我们进厨房,从灶底下拿出断裂的长方形木头接连拍手,一脸惋惜地说:“这是我以前捞的木头,都是用来做柴火烧的,以前就是不知道这东西值钱,我们一直当柴烧。”

在这个烧火的厨房里,还散落着很多木块,摸起来坚硬、干燥,泛着黄色,都是河里捞起来的。他说,自己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挖,“一直当柴烧,根本就没卖过阴沉木,全是大家乱说的!”

不过,他承认,当时花了一千多元,雇了铲车打捞一块大的木头。

为何频繁被村民举报,孟家解释说,自家有3个强壮男子会水,有能力去捞木头。其他家庭,强壮劳力都不在家,看到他们家捞木头,可能眼红了。

花了1000多元去捞河里的木头当柴烧,何不直接买煤炭呢?

老孟解释:一吨木头跟一吨煤炭烧起来差不多,一吨煤要八九百元,还有运费,还是花钱打捞木头划算。

电视上看到值钱

才开足马力去挖的

村民蒋先生说,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挖这些阴沉木了。最近,有人从电视上看到了阴沉木的新闻,觉得跟村里河流的一样,才知道这木头“很值钱”。

村民们听说村里的孟安祥捞了一些木头,还卖了钱,一截就几万元,另一截卖了十几万。

不过,这些传闻,村民们都没有亲眼看到。他们只知道,孟安祥本人是开摩托的,却用卡车从河里挖出了一棵阴沉木来。

村民们还说,几天前,四川大竹的“徐七娃”(音)带了8个人,来挖了好几天。

孟安祥的儿子也说,起初不知道河里木头的价值,后来,在央视新闻频道看到四川彭州乌木案才想起来。

这次,一共捞起了5根木头。

镇政府用一卡车煤

“换”走了5根木头

孟安祥的妻子说,9月17日晚上,碧山镇政府和派出所来了30多个人,要把挖出来的木头拉走。

“说是国宝,必须没收。”孟家人和政府工作人员谈判了大半夜,无疾而终。

第二天,县国土局、水务局等部门的人员来检查后,说木头先放着,离去。

孟妻回忆,过了几天,又来了一拨公职人员,说要把木头拉走。孟家提出,拉走可以,但要用煤炭来换。

最后,孟家的5根木头被装车运走,烂掉的没要。作为回报,镇政府当晚送来了一卡车7吨煤炭,卸在了孟家院子路边。

碧山镇党委杨书记说,已接到3次举报盗采阴沉木的电话,但苦于无明确的法律规定,具体管理时有些尴尬。

本地年轻人多在外面务工,村里剩下的多是老人小孩,没能力偷挖。起初,虽然梁平县其他村镇发现了阴沉木,但连他都没想到本镇也有阴沉木。

两个月前,接到举报电话,说有人拉着挖出来的阴沉木正打算运走。镇长带着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和当地群众一起,将阴沉木截下,送到了梁平县国资委。

第二次晚上十点多,他值班时,接到电话称,有人举报在碧山有人盗采阴沉木。赶到现场,有七八个人,对方假装是在解手。缺乏证据,没执法权,只好离开。

两个小时后,群众举报称,现场来了3辆小车,可能会有新动作。杨书记连同派出所民警一行前去现场,可能走漏了风声,踪影全无,只剩一辆没来得及开走的挖掘机。

警方找到挖掘机司机,做了笔录。以挖掘过程中,对耕地和河道造成了破坏,罚款4700元。

第三次,是9月16日晚上八点。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派出所跟镇上的工作人员一起参与行动。赶到当事人孟安祥家门口时,发现有一堆阴沉木堆积在一起。孟安祥对此的回答是,从河里捡来的。

当时,镇上要求将阴沉木拉走,但遭到了抵制。

强制拖走:当事人不满

不制止:损坏河道和耕地资源

执法的难度在于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

杨书记说,此后,水务、国土和镇政府都在商量怎么办:如果不对滥挖阴沉木的行为进行制止,那么,更多的人为了利益挖掘将会进一步损坏河道和耕地资源,老百姓对此不答应。如果强制拖走,难免会引起当事人和政府的冲突。

“这事情很尴尬,如果不制止,村民会举报政府不作为,社会影响不好,为了刹住风气,应该予以警示教育。”杨书记说,后来,孟安祥主动找到镇政府,要求用煤换木头,因为自己为了捞木头付出人力和财力:“一吨木头换一吨煤!”

杨书记说,孟安祥估算木头总共有7吨重,镇政府从当地的铜桥煤矿运了7吨煤,总共花费3195元,并花800元运费将木头运到县国土局。

他说,执法的难度在于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虽然规定归国家所有,但没有明确规定由哪个部门来具体负责,“这让我们很茫然。如果不及时制止,会让很多村民心理不平衡,因为利益纷争,进而产生冲突矛盾,将对当地的发展和稳定极为不利。”

昆明棒球棒多少钱

四川钟表检测仪

广州围树椅

济南抽绳